貨幣政策最新定調 “穩”字當頭、降準難度大

2021-01-11 08:41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杜川 

  [ 2021年的社融餘額增速將降至11.5%~12%,信貸增速小幅下行至12.5%附近,M2增速小幅回落至8.5%左右,大致迴歸到常態水平。 ]

  “2021年貨幣政策要‘穩’字當頭,保持好正常貨幣政策空間的可持續性。”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日前表示。

  這一口徑與此前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及央行2020年四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提出的“保持貨幣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一脈相承。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020年開年,為了對沖春節前由於現金投放造成的流動性波動等因素影響,央行都進行了降準操作。2021年春節臨近,短期內是否有降準可能?今年我國的貨幣政策走向如何?

  分析人士認為,由於2020年末央行已投放大額流動性,財政支出也大幅增加,當前市場資金面保持寬鬆,雖然2021年降準有空間、有必要,但春節前降準概率不大。

  “穩”字當頭

  貨幣政策要“穩”字當頭,這也是央行領導在2021年首次對貨幣政策口徑公開定調。

  易綱表示,在總量方面,綜合運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在結構方面,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精準滴灌作用,加大對科技創新、小微企業、綠色發展等重點任務的金融支持。

  分析人士認為,“M2、社融規模增速與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是貨幣政策鬆緊度的重要標尺。這一表述也表明,貨幣供應和社融增速將大致迴歸到常態水平。

  2020年疫情期間,央行發佈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和我國經濟的影響及應對分析時曾指出,下一階段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基本匹配並略高,以適度的貨幣增長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

  此後,隨着經濟修復進程快速推進,該表述也發生了微小的變化。2020年10月,易綱在2020金融街論壇上指出“保持貨幣供應與反映潛在產出的名義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基本匹配”。

  央行2020年四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也對2021年的貨幣供應和利率水平提出明確要求:一是綜合運用並創新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二是釋放改革促進降低貸款利率的潛力,鞏固貸款實際利率下降的成果,促進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鑑於此,植信投資研究院在2021年宏觀經濟展望報告中預計,2021年的相關利率包括MLF(中期借貸便利)和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將運行在目前水平區間,難以大幅上升,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可能有所下降。2021年的社融餘額增速將從2020年末的13.6%左右降低至11.5%~12%,信貸增速將小幅下行至12.5%附近,M2增速將小幅回落至8.5%左右,大致迴歸到常態水平。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温彬對記者表示,從利率來看,經濟仍在恢復過程中,要讓市場利率與經濟基本面相適應,2021年降息的概率不大,政策利率總體保持穩定,市場資金成本還是會比較平穩的。

  春節前降準概率不大

  從此前規律來看,歷年1月份市場流動性均面臨一定壓力。2019年1月初、2020年1月初央行曾實施降準。

  市場也在關注,在易綱上述對貨幣政策的最新定調下,2021年1月是否會有降準的可能?

  事實上,對於降準,市場近期有所預期。一個邏輯是:截至2020年12月末,MLF餘額超5萬億元,隨着規模增加,機構可能面臨MLF可質押券不足,央行通過降準置換部分MLF的必要性提高。

  “目前央行通過逆回購、MLF維護流動性,但MLF接近歷史高位。如果通過降準置換MLF,有助於引導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這並不意味着貨幣政策的變化,還是穩健貨幣政策的一個體現。”温彬認為。

  不過,記者採訪的多位專家均認為,央行當前降準難度較大。温彬表示,在當前背景下,貨幣政策要看存款準備金率、利率和匯率。央行目前不降低存準率,擔心降準會引起市場誤讀,但這導致銀行體系資金成本上升,而且不利於銀行進行長期資產配置。現在整體要讓實體經濟降低融資成本,首先要降低銀行體系的資金成本,同時使銀行的資金長期化。所以雖然降準還是有空間、有必要的,但時機選擇也很重要,春節前降準概率並不大。

  光大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峯指出,貨幣政策重申“綜合運用並創新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反映出貨幣政策選擇以穩為主,未來將主要依靠OMO(公開市場操作)+MLF實現基礎貨幣投放,春節前全面降準概率低。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則撰文表示,在貨幣乘數處於高位的狀態下,央行降準存在較大難度。當前我國貨幣乘數處於歷史高位,2020年7月,我國貨幣乘數歷史上首次破7,達到7.15,此後8月至11月分別為7.17、6.86、7.11、6.91。貨幣乘數過高代表商業銀行貨幣派生能力過強,而降準是導致貨幣乘數提高的重要原因;此外,央行從流動性調控的角度出發,不願投放較長的流動性。從這個角度看,當前降準概率較低。